河南云服务器云主机

注册会员超过50万,投注额超300亿……“大巨人”倒了|今晚九点半

在“黄氏家族”控制的

29个赌博网站中

光输掉50万元以上的赌客

就有50余人

输掉百万元以上的赌客

也有20余人

仅3年多时间

该犯罪集团年获利额

从数百万元增加到数亿元

……

注册会员超50万人,投注额超300亿元,月盈利1000多万元,29个赌博网站站点,犯罪团伙员工超400人……

这起跨国网络赌博犯罪案是2019年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打击整治跨国(境)网络赌博犯罪10起典型案件之一,也是中国-柬埔寨合作执法年首起案件。通过国际刑事司法协作,对潜藏在我国周边的特大跨国非法网络赌博犯罪进行了全面打击。

今年8月13日,江苏省张家港市检察院依法以开设赌场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对公安机关前两批移送的黄某法等41名被告人提起公诉。10月底,公安机关分三批将该案中15名犯罪嫌疑人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目前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以“黄氏家族”为核心的犯罪集团浮出水面注册会员超过50万,投注额超300亿……“大巨人”倒了|今晚九点半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张家港市的王某平时就爱买彩票碰碰运气,一次在无意间点开一家赌博网站的广告后,他发现玩法很简单,押三个数字相加的大小和单双,便想试试手气。最初,抱着“只要赢满500块钱就不玩了”的念头,他每次只投注几十元,但高赔率和实时开奖的刺激让他上了瘾,不到半年,不仅输光了工作以来积攒下的十多万元积蓄,还背上了40多万元的债务。

像王某这样的赌客大有人在。2018年4月,江苏省张家港市公安局在日常巡查工作中发现,一个名为“中国第一快三门户网站”(以下简称“快3”)的赌博网站吸引了当地大量人员参赌。经初步侦查,警方发现这是一家搭建在境外的赌博网站,通过发展境内代理吸引我国公民参与“快3”网络赌博。截至案发,该网站已拥有注册会员50余万人,投注额超过300亿元。

由于案情重大、复杂,2018年12月公安部对此案挂牌督办,苏州市公安局牵头成立专案组对此案进行侦破。

随着案件告破,一个以“黄氏家族”为核心的犯罪集团浮出水面。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赌博平台的幕后老板、创始人黄某法,今年只有28岁。据黄某法交代,2014年底,他大学即将毕业,看到福建老家有朋友做网络赌博生意买了车子、房子,“投入少来钱快”的诱惑让他眼红心热,决心开办一个彩票赌博网站赚大钱,他的父亲、三叔凑了几十万元给他当启动资金。

没多久,黄某法的首个站点开始运行,客流量稳步上升,生意顺利走上正轨,新站点接连开出,员工人数不断增加。

2016年初,因国内对网络赌博持续打击整治,黄某法将公司转移到柬埔寨,命名为“大巨人公司”,并借助国外宽松的博彩政策逐步发展壮大,成为由4个主网站加25个子网站组成的庞大赌博集团。考虑到运营成本问题,2018年,他又将部分站点和业务迁至菲律宾。

仅3年多时间,该犯罪集团的员工从几人增加至几百人,年获利额从数百万元增加到数亿元。

看到赚钱发财的“好路子”,亲戚们相继聚集过来,财大气粗的黄某法也来者不拒,并将他们安排在关键管理岗位。

存在赌场定性和网络赌博证据不易固定两大问题注册会员超过50万,投注额超300亿……“大巨人”倒了|今晚九点半

“大巨人公司”职能部门框架图表“这是一起典型的跨国网络开设赌场案件,违法犯罪持续时间长、涉及人员多、手段隐蔽,特别是需要到境外进行取证和抓捕,案件办理难度很大。”回忆起一年多的办案经历,张家港市检察院承办检察官郭俊成思绪万千。

在案件初查阶段,应公安机关邀请,张家港市检察院指定了经验丰富的员额检察官郭俊成参与引导调查取证。

提前介入该案后,郭俊成意识到当前存在赌场定性和网络赌博证据不易固定两大问题。开设赌场罪与赌博罪的本质区别在于是否存在经营行为,前者须存在经营赌场的实质行为,而经营行为并非赌博罪的责任要素。因此,要想准确认定犯罪,必须要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而与其他犯罪形式相比,网络赌博犯罪依托于虚拟的互联网平台,如果不能提前固定好证据,很多关键证据往往容易消失或损毁,影响其证明效力。

根据以往的办案经验,郭俊成决定引导侦查人员双管齐下,从证据上基本固定了该赌博网站招揽赌客的方式、赌博游戏的玩法、赌客参与赌博的流程等证据。

一方面,检察官引导侦查人员以赌客身份加入赌博网站的QQ群,佯装参与赌博,实则严格按照证据标准要求,录制网上赌博每一步操作过程。经侦查发现,黄某法带领的赌博公司内部分工明确,分别设立了财务组、推广组、客服组、技术维护组、行政组等多个部门。推广组被称为前台,活跃在吸引赌客的第一线。

据不完全统计,在“黄氏家族”控制的29个赌博网站中,光输掉50万元以上的赌客就有50余人,输掉百万元以上的赌客也有20余人。在刺激的网络赌博游戏中,赌客源源不断地下注,最终的赢家只会是抽头渔利的赌场。

另一方面,检察官引导侦查人员假借被赌场薪水高又轻松的工作吸引,以找工作的名义打入内部,详细询问如何加入赌博公司、加入后的工资待遇、办公地点、安全状况等情况。

据了解,如前台团队除了获得基本工资,还能按照各自引流的赌客所赌输的资金按比例抽取分成,一名普通前台员工刚入职薪资在每月5000元左右,如果所在小组业绩好,单人甚至每月能获取4万至5万元的分成。

在境外窝点,共有超过400名工作人员在为“大巨人公司”工作。这些员工多是经亲戚朋友介绍,觉得工作轻松工资又高便来到境外。为了逃避打击风险,只要公司员工到达境外,护照就会被收走由专人保管。

引导侦查机关固定涉案赌资数额、账户等核心证据注册会员超过50万,投注额超300亿……“大巨人”倒了|今晚九点半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2018年6月,侦查机关对该起案件立案后,检察官开始转变重点,引导侦查机关根据银行转账、资金流向固定涉案赌资数额、账户等核心证据。

检察官发现,该犯罪团伙为了逃避监管、洗白非法所得,通过购买国内居民的银行卡和空壳公司,对公账户进行赌资资金转移和交换,涉案银行卡超过2万张。除了境外日常运营开支,公司大部分盈利借助地下钱庄变现,由职业取钱人取现进入国内的“黄氏家族”成员手中,供他们挥霍使用,或通过投资合法生意进行洗白。

为获取该案核心电子证据,2019年8月,郭俊成会同侦查机关办案人员赶赴菲律宾、柬埔寨等犯罪团伙所在地现场查勘。通过国际司法协助,检察官与办案民警一起和柬埔寨相关执法机关进行谈判对接,就开展抓捕行动时,如何确保取证的合法性、调取到核心证据如何保存等问题反复交涉、协商,最终获得柬埔寨方面的支持,从上百台扣押的电脑中找到关键人员的电脑,成功取得了完整的财务数据。

“正是因为有了从柬埔寨获得的这些充值明细、资金流水、工资发放明细等数据,我们可以从中了解整个赌场盈利情况,梳理出每个涉案人员具体的工号、业绩、收入等详细情况,这对认定每个人的犯罪数额、进行定罪处罚起到了关键作用。”郭俊成说。

经过前期细致缜密的侦查,公安部部署指挥开展集中收网行动,专案组会同柬埔寨、菲律宾执法机构,在三国七地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35名,采取刑事强制措施100余人;冻结扣押银行账户1700余个,查封房产25处,查扣豪华车辆11辆。

因犯罪嫌疑人人数较多,公安机关分批次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今年1月31日、2月27日,公安机关分两批将其中41名犯罪嫌疑人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在逮捕后,郭俊成继续跟进取证,主要从证据审查角度引导侦查机关收集与固定核心定罪证据,“我们进一步梳理了从国内、国外获取的累计2.5T的繁杂电子数据,去芜存菁,核对、补充侦查机关提交的证据,确保案不漏人、人不漏罪。”

40名被告人表示认罪认罚,退出赃款2亿元注册会员超过50万,投注额超300亿……“大巨人”倒了|今晚九点半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今年1月31日、2月27日,公安机关分批将这起跨国网络赌博专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在审查起诉过程中,郭俊成综合考虑了案件办理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将整个犯罪团伙认定为赌博犯罪集团,并根据犯罪嫌疑人在整个犯罪集团中所处地位、所起作用进行差异化量刑,通过贯彻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结合羁押必要性审查,最大限度实现追赃挽损。

在整个犯罪集团中,“黄氏家族”兄弟、父子是首要分子,在集团犯罪中从事管理职能的管理层及出资成立网站者均认定为主犯,从严打击,保证办案效果;而对于为获得高工资而加入的普通工作人员,因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均远远小于管理层,一般认定为从犯。

“我只是个打工的,怎么就犯罪了呢?”在讯问初期,赌博公司的工作人员王某向检察官提出疑问。有这样困惑的人不止他一个。郭俊成发现,这些被高薪诱惑、走上犯罪道路的普通工作人员,通常都不具备基本的法律素养。

郭俊成立即展开一系列释法说理,一方面向犯罪嫌疑人解释国家法律的相关规定,促使其对自己的行为构成犯罪有明确的认知;另一方面,通过摆事实讲证据,详细解释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数额是如何计算、在犯罪集团中承担的职能、起到的作用,促使其对自己的刑期计算有科学的了解。

在此基础上,检察官对能认识到错误、愿意接受法律处罚、主动退赃,且在犯罪集团中所起作用较小的犯罪嫌疑人提出确定刑量刑建议,一般考虑给予其缓刑,同时对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考虑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在保证刑事诉讼顺利进行的前提下,该阶段检察机关共计变更强制措施10人。在提起公诉的41名被告人中,有40名均表示认罪认罚,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均进行退赃,共计退出赃款2亿余元。

智慧司法破解网络犯罪案件难题

网络在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网络犯罪案件呈高速增长的态势,犯罪方式呈现职业化、隐匿化、智能化等特征,并且犯罪手段不断翻新,打击难度、定罪量刑难度日益增大。面对来势汹汹的网络犯罪案件,检察机关需要充分运用智慧司法破解网络犯罪案件的难题。

一、网络犯罪案件复杂多变,呈现多重取证难点

一是受害人地域跨度大,全面取证难。网络犯罪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是“遍地撒网”,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通常以虚拟身份在网络上联系,一旦发案,线索基本上来源于被害人报案,但被害人分布在全国各地、人员众多,要对全部被害人进行核实调查较为困难,侦查取证成本高,身份认定困难,难以全面取证。

二是犯罪嫌疑人反侦查意识强,证据易灭失。有的网络赌博网站每30天甚至每10天就自动清除无资金账户等数据。有的不再购置设备,直接租用互联网云公司服务器,注销后服务数据被清除,服务器空间被回收。有的会不断转移窝点,重装电脑系统等销毁证据。有的电脑重启后,数据会自动销毁。有的会在涉案网站运行的过程中改变网站域名和IP地址,更改网站的样式名称等,增加了串并案件难度。

三是虚拟空间身份认证难,证据关联性弱。侦查机关在对网络犯罪案件侦查时,往往通过追踪IP地址来确定犯罪现场。为了逃避侦查,犯罪嫌疑人通常采用动态网址,不断变换域名,需要和相关代理人联系才能获得网络地址,致使侦查机关难以获得真实的IP地址,虚拟空间身份认证难。

四是网络犯罪手段不断翻新,取证技术难度大。犯罪分子多利用网络电话批量自动群拨电话、利用网上银行转账等犯罪手段作案,其操作的服务器和互联网IP地址大多在境外,并且网络犯罪手段不断翻新,有的还采用公钥加密和数字证书技术,这些给侦查打击带来极大难度。

二、组建新型网络犯罪办案团队,破解网络犯罪案件难题

一是强化融合式办案。网络犯罪案件中涉及的专业技术性强,案件办理难度大。检察机关一线检察官与科技人才要实行融合式办案,科技人才协助检察官了解案件技术性知识、解决技术性问题与法律关联性等认定问题。

二是强化团队式研判。检察机关要抽调法律业务人员、电子数据组、司法会计组等熟悉网络犯罪的各类专业人才组成新型网络犯罪办案团队,执行联勤保障制度和区域协作机制,在涉及到需要团队协助的网络案件时,对新型网络犯罪办案团队人员进行合理调配,提升网络犯罪办案质效。

三是强化实训式授课。检察机关根据网络犯罪等办案业务需求,采取多种措施对检察业务人员进行新技术的实训式授课,提升检察官运用科技手段引导侦查、科学审查的意识和解决网络犯罪案件难题的能力。

三、确保科学规范取证,破解网络犯罪案件难题

一是需要规范化勘验。网络犯罪案件中第一现场的规范化勘验尤其重要。首先规范收集与涉案现场相关的非电子类证据,如网络犯罪组织的宣传资料、网络申购单或交款凭证,犯罪流程的记录、各类银行卡、人员名单、考勤记录等。之后规范收集、及时扣押涉案现场的电子类产品,如办公的电脑、U盘、光盘、智能手机,存有大量关于人员构成、资金流的证据。勘验中要规范相关事项,如现场有的电脑不能立即进行关机处理,有对外发布的网站等网络数据还要及时开展网络在线取证甚至网络远程勘验固定数据库等相关证据。通过规范化勘验,及时固定涉案证据,确保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

二是需要精准式引导。网络犯罪案件的跨地域性,导致难以全面取证;犯罪职业化,导致难以建立完整证据链;虚拟空间身份认证难,导致证据关联性弱。面对网络犯罪的种种困难,在对电子数据检验分析中,科技人员要及时针对涉案情况进行关联性分析,及时将新发现的受害人信息、虚拟犯罪嫌疑人可落地确认的相关信息、证据链中关联信息等向办案人员反馈并进行详细沟通,精准式引导,使案件能向纵深取得更大的突破。

三是需要科学性鉴定。网络犯罪案件中涉案人员众多、涉案手机、电脑等电子类工具数量众多,科学性检验鉴定是固定合法有效证据的最后一公里。相关案件证据的转换最终需要通过电子数据鉴定、司法会计审计等鉴定来固定。(作者:河南省新乡市检察院吴岩、赵欣)

(检察日报 卢志坚 陈梦清)

本文:注册会员超过50万,投注额超300亿……“大巨人”倒了|今晚九点半,来源:澎湃在线。

©2021 河南云服务器云主机 usdcadchart.com 联系我们